[厦门|故事]之一:路

不知何时起喜欢走路甚于坐车,或许是车窗无法给予我于路上能看到的故事的原因吧。每日几乎能游荡20KM的我,在小巷里,在马路边,在天桥上,似乎都隐隐感觉到厦门这条城市巨鲸在游向现代化的进程中,心脏剧烈的抖动!让我一直困惑的是这到底是一种撕裂的疼痛还是伤口愈合的瘙痒?而我,希望能用我浅薄的视角记录下此间的一点故事。

20141217读书后感。

“实际上,建筑是包括建筑家、技术工人在内的所有人付出的看似无用,无偿的辛勤工作的一个集合。”
“想要做得好一点,那么需要的时间就会长一点。但人们的想法是早点设计,早点建好,早点卖掉,这样才能赚钱。”——内藤广年轻时对叽崎新的评价“那是一种就像爬山虎一样的、想要一刀斩断却又密不可分、近似于怨念的执着。”现在正反过来体现在他自己对建筑的追求上。
这种看似无用的执着,不禁让我想起《雪国》中卖身于风尘的驹子热爱文学,想过正经日子的徒劳。还有《秒速五厘米》中贵树对樱树下爱情的徒劳坚持。
我才感受到,这些人物让我感动的正是这种“徒劳”:即使要付出无法预估的代价,也会“徒劳”地坚持生命中想要去追求的一些东西。
*徒劳一词源于《雪国》的洗脑重复;
《秒速》很有《雪国》风。

快意恩仇

侠,僚,隐——如今似乎已经不再是快意恩仇的时代。一直自诩有反叛基因的我也似乎闻到了那馊不可耐的乳臭无知。唏嘘之余,竟不知感慨的是生不逢时还是自己早已染上当下社会的浮华孟浪!——《乡关何处》囫囵有感。

死鱼

很多心情都无法用文字表达。深沉,心事,单纯,快乐?哪个才是真实的自己。
……所以说,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些什么。只是想写一些东西,就打开了博客。
这世界,每个人都不想平庸,都有梦想,都有过激情–可事实是–就是这些你深入了解之后都有让你为之动容故事的人们,构成了一个平庸,无趣的社会。
……或许,平庸的不是社会,而是正沦为平庸的我,用一双无趣的死鱼眼–瞪着镜子里的那只死鱼。

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。

想了一想,作品名字就叫做:SHARK_ZERO吧!是海沧大坪山(谐音)的一个观景台项目。

SHARK_ZERO
厦门海沧的一个什么竞赛2014

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。作品以涛涛沧海为切入点,以豚鲸跃动,卧于屏山为具象,用最新的建筑技术来表达。作为一个观景台,或许它的含义些许能扩展到成为大海沧人民心中的一种守护力量!

附件以后有需要再上传吧,反正是我个人博客,也没什么人来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