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意恩仇

侠,僚,隐——如今似乎已经不再是快意恩仇的时代。一直自诩有反叛基因的我也似乎闻到了那馊不可耐的乳臭无知。唏嘘之余,竟不知感慨的是生不逢时还是自己早已染上当下社会的浮华孟浪!——《乡关何处》囫囵有感。

死鱼

很多心情都无法用文字表达。深沉,心事,单纯,快乐?哪个才是真实的自己。
……所以说,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些什么。只是想写一些东西,就打开了博客。
这世界,每个人都不想平庸,都有梦想,都有过激情–可事实是–就是这些你深入了解之后都有让你为之动容故事的人们,构成了一个平庸,无趣的社会。
……或许,平庸的不是社会,而是正沦为平庸的我,用一双无趣的死鱼眼–瞪着镜子里的那只死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