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中心内设计,于设计中离心

这是我去年的一个设计,项目位于太原市市中心。作为一个概念方案,委托方并没有给出特别多的要求——两个字:“地标”。

两年前我有幸去过一次太原,对太原中轴线上东西贯穿正在施工整修的迎泽大街印象颇深——然而却是负面印象:这就像贯穿太原的一道伤疤——将城市的问题暴露无遗的同时让城市陷入了一种蛮横僵死的状态,霸道,蛮横,同时缺乏生气。整个城市似乎自负得让让在其中人们都找不到自己的定位。

对于此次设计,我希望能让设计在成为地标的同时,也能让城市里的人们感受到生活其中婉约,灵动,充满生机的趣味。受限于功能与周边地块要求,设计为双塔建筑。在裙房商业部分,设计中我希望能做到流线无中心,建筑无中心,商业无中心。不仅丰富了建筑景观,趣味了人的行走流线,也均化提升了建筑内各处的商业价值。

《月光下的恋人》

《月光下的恋人》这幅照片是在晚上8点左右以相机的极限感光ISO51200拍摄的。距离拍摄对象约20米,用了50mm焦距(*折合35mm画幅为75mm,照片有裁剪)。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,虽然我知道很多人对这张照片不以为然,但是我却对这张照片情有独钟:

我喜欢那月光洒在海面上泛起的点点星光;

我喜欢那对可爱的恋人追逐回眸的嬉戏打闹;

而最让我爱的,是月色、黑夜和距离带来的点点朦胧!

但是我知道,不喜欢它的人儿必定也有其道理。我将这幅照片珍藏着,又或许几个月后,换了另一种心境的我再看这幅画,亦会对此时的自己嗤之以鼻吧!

[厦门|故事]之一:路

不知何时起喜欢走路甚于坐车,或许是车窗无法给予我于路上能看到的故事的原因吧。每日几乎能游荡20KM的我,在小巷里,在马路边,在天桥上,似乎都隐隐感觉到厦门这条城市巨鲸在游向现代化的进程中,心脏剧烈的抖动!让我一直困惑的是这到底是一种撕裂的疼痛还是伤口愈合的瘙痒?而我,希望能用我浅薄的视角记录下此间的一点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