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意恩仇

侠,僚,隐——如今似乎已经不再是快意恩仇的时代。一直自诩有反叛基因的我也似乎闻到了那馊不可耐的乳臭无知。唏嘘之余,竟不知感慨的是生不逢时还是自己早已染上当下社会的浮华孟浪!——《乡关何处》囫囵有感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